爱吃塞包的李子

博爱党懒癌

P1是根据我严密的推理通过相册图和服饰猜出来的原图!【不是】
没加滤镜在p3
P2是全套
后面是徽章带效果的大图和签绘!
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155551签绘太可爱了叭!
@Ashhhhip 太太是什么天使桃心粉色的泡泡包装太甜啦!

双份塞包双倍快乐!!!幸运儿激情repo!感谢 @容妆冶艳 太太的闺蜜quqqq圆了非酋的终身理想(〃'▽'〃)
这个包太棒了迫不及待就摆拍了,留下空白给......自己【x】
这个背卡的小心思真的超赞啊啊啊我要收藏起来反正我有两个【不是炫耀】!
就是暴力快递让塞甜甜的两个后扣把背卡抵变形了orz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锤基】我变秃了,也恋爱了

●沙雕脑洞,造型师锤×作家基
●ooc有,私设有,文笔渣
●父亲节快乐?

“Kneel——”
Loki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乱糟糟的卷发四处散落,就像养了一只正值脱毛期的猫。
“Your savior is here!”
手机还在闪个不停,自己曾经羞耻的中二发言提醒Loki赶紧接电话,而不是揉乱自己一团黑发,惹得空气中飞舞着发絮。
“I'm the king——”对面的女声把剩下的一句说了出来,伴随着憋笑的嗤嗤声。
“Loki,please.能不能别老把我的电话铃声改成猫叫?”Loki无奈地从床上爬起,齐腰的长发乖巧地贴满了脸。
“看我时间掐得多准,官方自黑哇。”Hela嚣张的声音透过电话线都在像主人一样张牙舞爪地朝着Loki嘚瑟,“你是不是该放弃你的穴居生活,回归一下21世纪了?别忘了明天的签售会,那可不是什么原始部落的野蛮交换。”
Loki小心翼翼地将脚插入成堆的方便面盒间的缝隙中,顺势从中抽出几张手稿,夹紧了肩膀上的手机:“哦。”
“我帮你预约了楼下的造型服务,你好好打理一下再到公司来找我。”
“哦。”
“快滚,别把昨晚剩下的意面吃了,会食物中毒的知道吗?”
“怪不得味道有点奇怪。”
“吐出来我的兔崽子!”
“骗你的。”

到达Hela说的地方并不难,Loki的腿很长,几个方便面盒不算什么,就是懒癌加洁癖又被溅到汤汁的Loki洗澡花了一个小时而已。
一个小时,足够原本预定的造型师被更有钱的富太太挖走了。
不过Loki觉得自己还是挺幸运的,至少身后这个看起来胸有成竹经验丰富。瞧他严肃的神情认真的眼神,还有夹个竹子绝对没问题的胸肌,就算他只穿了一件白T恤踩着拖鞋,Loki都可以凭借自己的银舌头把这位掌握自己接下来命运的造型师吹到天上去,毕竟再怎么样,Loki都是个乐观的人。
Thor也觉得自己幸运极了,第一天上班的学徒终于抓住首席造型师全部有活的间隙,接手了他人生中第一名顾客!活的顾客!不是有些诡异表情的人头!就算这名顾客长发飘飘肤白唇白像个鬼魂,Thor都可以凭借自己的高超技艺(超高校级的乐观)把这位比上帝还重要的顾客变成仙女,毕竟再怎么样,Thor都是个乐观的人。
事实证明,乐观这个好东西,大家最好还是不要太盲目有了。
“剪短到肩膀,要精神。”
“好的。您要打薄吗?我最擅长打薄了blablabla......”
“不要。”我脱发。
五分钟后,看着快到肩膀像狗啃一样的头发两边高低不齐,Loki忍不住开口了。
“剪短,要精神!”
“好......的。您要打薄吗?我最擅长打薄了......”
“不要。我脱发。”
“什么?”Thor没听清。但他乐观的心忍不住猜测这位顾客肯定是心软了决定同意一睹他高超的技艺!
“不要。我,脱,发。”Loki觉得这个看起来一脸严肃的造型师一定是在憋笑!看他蠢兮兮的嘴角!
“什么?对不起,我......”一乐起来就走神的Thor急忙回神,试图挽留。
“我脱发!”
Loki已经出离愤怒了,尤其是在整个店的目光都往这边怜悯惊诧地望来时。
然而身后那个蠢货还在睁着自己蓝汪汪的眼睛,像只傻狗一样揉着金发,真情实意地发问:“啊?那您要打薄吗?”
“算了,好吧。”才不是,我是想说打个**薄的!
但并不是所有世界都有时间宝石可以回溯时间,被身后蠢货一瞬间晃神答应这个愚蠢要求的Loki隐隐意识到,好像有匹脱缰的野马,带着自己的命运,撒着蹄子晃着头奔向了不可预知的未来。
冥冥中的未来难以预测,至少眼前这个造型Loki很满意。加了打薄技术的Loki“Duang”地一下抛弃了至少狗啃发的样子,加了特技一样blingbling,柔顺的卷发铺在肩头,一身简单大气的黑西装显得人模人样(划掉)神采奕奕。
还差最后一样。
Thor傻笑着欣赏自己的成品,靠近Loki,将森绿色的领带扯出,认真地开始系领带。
两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从Loki的视角望去,金色的羽睫盖住了一双蓝宝石,却盖不住Loki视角的两汪碧蓝,看起来傻乎乎的大个子却无比细心地打了个温莎结。Thor的呼吸渐渐由下巴上移至鼻尖,两股不同的气流缱绻转腾,就在嘴唇也即将贴上去时,Thor开口了:
“你怎么这么矮?”
“对啊,刚好够膝盖顶到你老二。”
Thor:生命-520

气呼呼的Loki连芬里尔都没给好脸色,甚至在Hela调侃精致boy时更加生气了,匆匆忙忙校完稿,便飞进了屋里,特意绕来了楼下的造型店,还差点被当作小偷,亏得对方看出穿着西装三件套的Loki不缺钱。
于是Loki飞进了昨晚吃剩的意面里。
一夜噩梦。
梦中大战Thor三百回合回回自己被压倒(性胜利)的Loki最后还是在自己喊破喉咙的“喵”下惊醒,有些回味地咂咂嘴,头一次提前清醒地接了电话。
“喂。”
“你怎么就醒了?不会一夜没睡吧。”
“你怎么这么说?不会又忘记带脑子了吧。”
Loki揉揉昨天才剪的头发,突然怔住了。
“看来是睡了。怎么这么早?恋爱了?”
我的头上,为什么,凉嗖嗖的。
“喂?这就生气了?难道你喜欢我?”
我的手上,为什么,有这么一大把。
“喂喂喂?Loki你又把我电话扔远?!记得签——售——会——”
我的小情发!
Loki疯了一般冲向梳妆台,毫不意外的看见了前秃后翘的头发,稀稀拉拉地,掩住光亮的头皮。
我的命运,没悬崖勒住马,跳崖了。
“我不去了。”
“宝贝,那是签售会不是漫展!”
Loki缩了缩头,将手机抛回床上,一切的尖叫都离他远去。还有凡尘,也将离他远去。
当然,在剃度之前,还有一件非常无敌巨重要的事。
戴上了黑色礼帽,将剃度法器放入彩虹小马包里,穿上了墨绿长袍的Loki气势汹汹地闯进了造型店。
一番优雅的打斗不对理论后,在钱的驱使下,店长Thanos将Thor摁在椅子上,另一位店员Stan Lee用Loki自带的法器,在Loki灼灼目光中,将Thor的头发一根不剩地消灭了。
“好了,”Loki矜持地拍拍手,“帮我剃度吧。”

“这就是你不去签售的原因?”
Hela好奇地试探Loki肉肉的脑袋,果不其然被一把拍开。
“其实你可以戴假发啊,不要和钱过不去嘛。”
以上都是Loki又遇Thor时的回忆。
谁能想到,这个害自己真的秃了的造型师,还是自己的粉丝。
Thor显然也没意料到,迟钝地摸了摸后脑勺,俯下身打量着Loki:“你是不是,让我光头的那个顾客啊?叫Loki什么的?”
“不......”
然后在Loki惊恐的眼神里,Thor一把掀起了假发:“哇,你真的是啊。太感谢你了我一直想剃光头,天气太热了......”
Thor:生命-1314

后续:
某个论坛。
诡辩之神裙下臣:你们今天去签售会了吗?听说有大新闻_(:зゝ∠)_
今天的梦想也是基神更新呢:我去了,而且是下半场......
咸鱼要翻身:喵喵喵?签售会也分上下半场?
路人不说话:回复楼上,因为有个大新闻,看到的叫做下半场,没看见的都叫上半场
今天的梦想也是基神更新呢:震惊!美少年作家突变琦玉!这背后到底是力量的诱惑还是人为的阴谋,敬请收看今晚的论坛818......
今天的梦想也是基神更新呢:不是黑粉,我们要不要送点防脱发洗发水啊?
买狗片点我头像:内部人员,悄悄告诉你们,诡辩之神今天被告白了,理由超菜:既然你的下半生被我毁了,我来替你负责吧,给了一瓶防脱发洗发水,然后我就听到一声惨叫哈哈哈哈哈哈哈
吃瓜群众代表:妈诶,信息量好大
今天的梦想也是基神更新呢:想看后续!
咸鱼要翻身:+1
诡辩之神裙下臣:+2
路人不说话:+10086
……
阿斯加德之神:+5201314
阿斯加德神后不更新:标准结局了,大家散了吧。
阿斯加德之神:在一起了。

收到了忍不住返个图! 黑款很经典大气,面料还是比较舒服好摸的,很值超喜欢! 感谢太太  @这个山有扶苏是Candice  带来的班服!我要穿班服悄悄混进学院看EC谈恋爱,我的超能力是超能电灯泡!

【M院日常(四)】好闺蜜是如何炼成的

●文笔渣,欢迎批评和建议
●私设如山,ooc众多,时间线糅合
●lof吞排版,石墨见评论

一、查巴的场合

       打了超级士兵血清昏睡七十年的巴基一直认为自己还是布鲁克林里那个正在长身体的少年。

       就算他当了老师教导一群真·长身体少年也这么认为。

        更何况史蒂夫也这么认为,巴基自豪地想,他可是美国道德标杆,标杆就是标准!

        这也是整个学院最可爱的巴恩斯教授总是饿的原因,尤其是在罗杰斯教授出差的时候。那段时间没有沙拉牛排鹅肝培根意面通心粉的巴恩斯教授只有披萨布丁酥饼蛋派甜饼奶油卷,整个人都是甜蜜蜜的味道,伴随着吃不饱没有肉的浣熊妆。上课的时候更是秒变冬兵,超凶的表情中透露着委屈,除了罗杰斯教授和(洛基·)奥丁森教授,没有人能让吃不到肉的巴恩斯教授心软。

        吃不到肉的冬兵是十大学院传说之一。

        因为是传说,大家平日里都只在私下提及巴恩斯教授多么和善多么容易心软时笑笑,压根不把这个传说当真事。毕竟,灭霸事件后,罗杰斯教授三步不离巴恩斯教授,早餐中餐下午茶晚餐宵夜餐后甜点一样不落。

       只有皮特罗知道,这个可怕的冬兵不是传说。

       

        巴基通常都不太饿,史蒂夫把他养得很好,每次闺蜜聚会的时候洛基总是掂掂他的胳膊肉,像个挑肉的大叔一样,然后捏捏他的脸,又像个挑水果的大妈一样,最后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瞅着他,吞口口水,像口吃一样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吐出一句雷打不动的话:“口巴口即,你怎么又月半了?”当然最后总是要狠狠打上一架才结束,洛基总说这是他唯一的运动时间。

        洛基什么都不知道!巴基也总是愤愤地抱怨,我晚上的运动消耗才多呢!

        对对对,美国队长的眉眼一派正义,我们不要理他。

        但是今天不同。

        巴基发誓,这个惹人犯罪的香味一定是李子蛋糕传出来的,还有牛奶布丁和蛋包饭!

        老天,都是我爱吃的。

        巴基微微煽动鼻翼,尽管只有短短一瞬,他全身上下的吃货雷达都在叫嚣去往一个地方。巴基灵敏地锁定那个位置,只看见皮特罗懵逼的望向这边,眨着不知所措的眼睛。

       巴基仔细地盯啊盯,慢慢走近他的食物,终于观察到银发少年嘴角一丢丢的奶渍。

        “皮特罗,”吃不到食物的冬兵出现了,“下课来我办公室,带着东西。”

       完蛋了。

        皮特罗非常痛苦,非常蓝瘦,第108次想如何离家出走。皮特罗是个条理清晰的孩子,他非常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外乎老师谈话,老爸知道,和金门大桥。

       如果老爸没惹教授生气,那么父母就不会分居。如果父母不会分居,那么他和妹妹们就不会留在老爸家里。如果他和妹妹们不会留在老爸家里,他就不会吃不到教授的爱心三餐,整天被爸爸糟心的蓝莓炒培根吐司夹三分熟牛排统治了。如果他不会吃不到教授的爱心三餐,他就不会偷偷去见教授拿爱心盒饭。如果他不会偷偷去见教授拿爱心盒饭,他就不会被老师谈话,老爸知道和金门大桥。

        完了。都怪老爸。去你的万磁王。

        巴恩斯教授来了。

        一股未知的恐惧突然袭上皮特罗的心头,尿意也来了。

        “不好意思教授,我能不能先去上个厕所?”打个求救电话?

       这一切都是天意!及时抓住那只动了一口布丁的小子!那小子又及时的离开!

       巴基满意地点点头,咬下了一口蛋包饭。白米饭糯糯的混着半咸半甜的番茄酱鸡蛋,给了巴基灵魂一击。

        妈妈,我要嫁给这碗饭!不对,是做这碗饭的人!

        皮特罗回来的时间很巧,巴基刚狼吞虎咽完蛋包饭,像只藏骨头的狗一样谨慎地将李子蛋糕放入抽屉,正发愁怎么解决牛奶布丁。

        “教授!我,我爸做的饭呢?”

        巴基逼着自己去想那令人垂涎三尺的李子蛋糕,冷漠地无视了皮特罗震惊无措愤怒的狗狗眼,露出这辈子最凶的表情:“你还好意思提!哼唧(划掉)!”

        “教室是用来上课的神圣场所,你怎么能用来满足饱腹之欲?”教枪炮发展史的巴基充分发挥自己学史学的优势,瞪大了眼睛想要吓皮特罗。

       看着平时只凶一会就开始笑的巴恩斯教授突然鬼脸,皮特罗成功地如巴基所愿懵了。作为一个暂时的直男,他不仅感受不到女孩子嘴里说的凶萌,而且觉得只有凶,没有萌。

        完了。想跑。

        比意识更快的是身体,巴基还没来得及说完“我要家访”,就看见用能力偷吃的小子又用能力跑了,只留下一阵风。

        然后又是一阵风,桌上的牛奶布丁没了。

        “F u c k  off!”

        最后巴基还是如愿以偿地通过学校的联络册找到了皮特罗的地址,上面写着:1407 Graymalkin Lane,Salem Center。

        巴基在西彻斯特找到这座豪华的古堡时吓了一跳,他以为托尼斯塔克已经非常张扬了,但显然一座古堡带大花园有喷泉坐拥森林比暴发户般把名字镶在大楼上更有底蕴。

        巴基: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jpg

        暖黄的灯光中弥漫着温暖的欢声笑语,巴基敲了敲门,等来了一位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蓝眼睛。

        老天。我最爱的蓝眼睛。

        家访进行的很顺利,蹭饭也进行的很顺利。尤其在蓝眼睛笑着说我再去拿点甜点的时候,巴基觉得要不是有史蒂夫他这辈子就栽在这了。甜点!天啊!是牛奶布丁!

        “Hey,你说教授是不是在撩你老师啊?”皮特罗和巴基一样埋在菜肴里,被旺达悄咪咪捅手肘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

        “撩巴恩斯教授?他超凶的!而且人家结婚了。”

        “凶?你是不是瞎?人家笑起来多甜多可爱啊,可惜结婚了。”旺达脸上带着平时学校里班上那些迷妹的梦幻痴汉笑,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

         皮特罗这才发现在学校里对自己超凶的巴恩斯教授的眉眼都舒展开来,像一只大狗一样对着端着布丁的教授摇尾巴,就差吐舌头了。不行!机敏警戒的皮特罗瞬间就端坐起身,眼巴巴地看着最爱的妈妈。我的布丁!

        那是我的!查尔斯说了给我的最后一份!

        有着超级士兵敏锐直觉的巴基瞥了眼端坐的皮特罗,眨眨眼将眼睛弄得湿漉漉的,望向了万众瞩目的查尔斯:“查~尔斯!我们当好朋友好不好?”

        查尔斯讶异地看了巴基一眼,很快将这抹情绪掩入眼底:“当然,我的荣幸。”他没想到对对方来说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便能如此直率地表达亲昵,却又为对方做作而可爱的表情莞尔。

         最后发现自家儿子偷偷去见老婆还带了人的老万同志将儿子打了一顿:说好的做僚机呢?怎么不喊我?

小剧场:

多年之后。

巴基:查查我们是好朋友!

查尔斯:Wintty,我又不是你厨师。

最后还是一起吃了可丽饼。

二、茶几的场合
        托尼·斯塔克是个混蛋。

        虽然早就从浩克事件明白的洛基仍忍不住愤怒了。

        居然说我没经受过精英教育,在学院的时候只会排排戏剧写写剧本的书呆子活。呵,当初用一个月不穿增高鞋垫做代价换得我剧中一个角色的人是谁?

        洛基很不爽。非常不爽。这个时候需要一个冤大头来承担救世主的怒火。

        首先,这个冤大头得是个精英。

        巴基说,心理医生是精英,你看隔壁隔壁隔壁隔壁片场的汉尼拔莱克特,西装三件套不离身,爱音乐爱优雅爱威尔(划掉),非常能撑得起场面,连那部剧都被他征服,用他的名字。

        洛基很期待《洛基1:洛基之殇》,于是他预约了一位心理医生,听说还是个教授。

        等洛基乖乖地坐在治疗室的椅子上转了一个圈圈,他才认(ge)真(pi)地打量这个所谓的精英人士。

       西装三件套,没有。梳得油光发亮的大背头,没有。爱音乐,看不出来。爱优雅,肯定不是。

        眼前的“精英”心理医生穿着花格子衬衫皮夹克,套着睡裤夹着人字拖,邋遢的胡子闪亮的光头,拿着一罐啤酒眯着眼撑着太阳穴看自己。

        “洛基?洛基·奥丁森?是洛基·劳菲森吧。因为和托尼斯塔克吵架打算恶作剧我?”“精英”心理医生打了个酒嗝,“没事快滚!刚离婚被天启薅头发烦着呢!”

        洛基一脚踹在桌上,带着椅子微微远离那股酒味。同时不合时宜地想,托尼斯塔克肯定踹不到,这医生没头发还这么厉害,该打的巴基说的都是屁话。

        “没事快滚!”

        “不,医生,我有事。”洛基有些怜悯地看着对方闪亮的头皮,心有余悸地摸摸自己的发际线,“能不能别读我的心了。”

        查尔斯刷地将啤酒罐摔在桌上,凑近沉沉地望向洛基,比了个“ojbk”的手势。

        又将局势扳回自己这边的洛基不在意之前医生的失言,封锁了自己的大脑,才佯做无辜道:“哥哥不爱我了怎么办?”

        醉酒没看完所有内容的查尔斯被这无头无脑的一句话难到了,皱着眉起身躺回椅子。

        “So?”

        “他欺骗我的感情!夺走我的王位!带走我的母后!抛下了我!(And abandoned me!)”洛基蓄了一汪眼泪,深情地念出昨天新写剧本的台词,手指却在无聊地把玩着衣角。

         不知哪个词触及这位心理医生的点,他猛地坐起来,目光灼灼地望向洛基,眼里的情绪浮浮沉沉,最终留下坚定。他握住了洛基的手,就像某个组织的地下接头分子看到熟人了一样激动,洛基被这种奇异的眼神看得吞了口口水。

        “他是谁?我帮你(脑他)!”

        “Thor......Thor·odinson.”

        “你想要他做什么?他正在和一位红发女子聊天。”

        “呸。”洛基和心理医生同时啐了一口。

        “我要他为用静电炸在场所有人的头发,炸起爆炸头一个月不恢复的那种,然后用斧头将托尼斯塔克私藏的增高鞋垫全部串起示众拍卖!拍卖的钱都是我的!”

        用灭霸事件后分配到的宇宙魔方,两人很快到达了现场,目睹了一切令人拍手称快的事件。

         两人对望一眼。

         “合作愉快,我是查尔斯·泽维尔。”

         “合作愉快,我是洛基·奥丁森。”

小剧场:

多年之后。

洛基承认当初没顾忌查尔斯讲的话还很快促进合作成为好朋友有十分之一是因为对方没有头发。

好吧,是十分之九。

但他从没想过,查尔斯的头发长回来了,而且茂密柔顺一点没有英国人的样子。

洛基:大叛徒!

三、霜冬的场合

        在学院的洛基不爱交往,他只爱待在小花园的亭子下默默看书写剧本。他知道,真正的阳光不属于他,也不是他,是让他活在阴影下的哥哥。他又爱又恨的人。他像每个人一样本能地追逐阳光,又害怕那样的灼眼。

        洛基没想到他遇到了另一束阳光,愿意耐心向他走近,温柔地照拂他的阳光。

       洛基第一次遇到巴基的场景并不愉快。

       他一直把亭子当自己的秘密基地,从未想过会有人侵入,毕竟花园偏僻,又一览无余,情侣都不会选择这里。

        更何况这个入侵者还坐在自己经常坐的位置上,趴在自己经常趴的桌上写东西。

        抱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想法的洛基悄悄凑过去,却看见那个入侵者不知道在画什么鬼画符,波浪和直线交替出现,只有一朵玫瑰画得精致妩媚。

        “我在写情诗。”

       不知何时画符的少年注意到了自己,洛基忍不住惊诧地睁大眼睛,微微低头抬眼去看那位入侵者。

       “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t other word would smell as sweet.”

        你不姓蒙太古依然是你。

        姓氏算什么,不是手,不是脚,不是胳膊,不是脸,不是其他任何部分。

        换姓氏吧,姓名算什么。

        玫瑰不叫玫瑰,亦无损其芳香。

        阅遍群书的洛基最喜欢莎士比亚,最喜欢他的悲剧,最喜欢他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最喜欢这一句话。

        好吧,刚刚积攒的怒气瞬间消散。

        “你怎么发现我的?”

        “为什么会看不见你?”棕发少年停下笔,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这————————么大一个活人,我为什么会注意不到?不过我之前好像在戏剧社见过你。”

        可是他们从来没发现过我,无论是玩捉鬼,还是平时打招呼,Thor的玩伴Thor的父亲,都没注意过。

        “诶,你说,多多会喜欢这句话吗?还有史蒂夫给我画的玫瑰,她会喜欢这个生日礼物吧?”棕发少年没在意洛基呆滞的目光,自顾自地说起了话。

        “你说呢,小玫瑰?”棕发少年轻轻戳了戳洛基的脸,很软,有点凉。

        感受到脸上的温度,洛基瞬间跳起来:“蝼蚁!你干什么!喊谁呢!”

       “你呀。”棕发少年撑着歪着的头,笑眯眯地望着洛基,“小玫瑰。”

        少年的眸子那样耀眼,洛基承受不住地偏过头,脖子漫上可疑的绯红。忽而又转过头,慌忙地大喊道:“你你你你太玷污这句话了!”

        “啊?”少年皱起了眉。

        “你的字怎么能这么丑!这句话明明这么美。”莎吹洛基不满地叉腰,鼓起了腮帮子。

        “可是我觉得还好呀。而且重写就又要拜托史蒂夫画画。”

       “你确定还好?”

       洛基也皱起眉,手指落在了那张纸上点了点。

       巴基心虚地摸了摸后颈,在心里默默收回那句话,很快又恢复过来,面上露出热忱和希冀:“那你能不能教我练字?”

        “我教你?你是——”谁啊?

        “我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呢小玫瑰?我会来找你的!”巴基急忙抢白,露出迷倒万千少女和史蒂夫的笑容。

        洛基一愣:“我是洛基——”不能让这个小鬼找到我。

        “劳菲森。洛基·劳菲森。”

        这样小鬼就不会找到我了,毕竟大家最多只知道洛基·奥丁森。洛基极力忽视心中的期盼和失落。

        “我知道了!”布鲁克林一枝花没有又撩到人的自觉,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再次露出人见人爱的笑容,“那我先走了!史蒂夫还在等我!”

       好。

       洛基没想到这么快再见到巴基,少年带着灿烂的笑容告别同行的好友,飞快地跑向自己,站定在自己面前,伸出了手:“又见面啦!”

        洛基没有回应那只手,而是将一叠纸放在那只手里,扭头就走:“走吧,该练字了。”

        “好!”

小剧场:

多年之后。

刚找回巴基的美国队长将人带回斯塔克大厦,希望能够清除他脑中的命令。另一边终于逮住弟弟的雷神也回到了中庭,思考怎么安置他。

洛基时隔多年第一次重逢毕业后忽然失踪的友人,忍不住挣脱开哥哥的手,走到了他面前。

“Bucky?Buck?”

“Who the hell is bucky?I am winter soldier.”

洛基看了一眼巴基背后脸色凝重的美国队长,轻笑一声,脸上的皮肤慢慢变成蓝色,显出华丽复杂的花纹。

“Well,i am frost giant.”

反正,玫瑰不叫玫瑰,亦无损其芳香。

他们只在彼此之间承认真实的自己。

洛基:罗斯才是小玫瑰!你当初居然这么喊我。

巴基:哦,那么难道你是小仙女?

【微信体】M院日常(3.5)
拖更声明Orz
ooc有,私设有
皮特罗害怕老万查查聚会的原因是,如果老万发现旺达在写作业,就知道皮特罗写完作业了出去玩是骗他的
欢迎批评
前文见主页

【微信体/查基巴闺蜜组】如果......
注:Alice是吧唧养的一只小羊
OOC注意!私设变种人最后帮忙打赢灭霸注意!
水印很烦真的不好意思QAQ

M院日常(三)论坛体微信体试水
是大家长大都成了教授那一条时间线
(:3_ヽ)_
私设:年纪还小的旺达是个中二病非主流逗比妹子,洛娜是个文艺忧伤毒舌妹子,只会体现在她们写的文中,谁还没玛丽苏过.jpg
因为旺达写的第一章所以看不太出来也不太好笑,p1起因p2帖子
大家都是有作业要上学的人,所以旺达要是拖更了和我没关系【严肃脸】
前文见主页,其实看不看都没关系,没有联系
石墨链接:
https://shimo.im/docs/exeqhnEpvjUTC1Hv
发现超糊,有没有知道怎么弄的小姐姐_(:зゝ∠)_求教QAQ
有ooc,欢迎批评
星红头像来源  @lililili 已授权

【盾冬】一切结束之后

●看完剧透的产物,但不涉及剧透
●5月看电影之前每天的短小小段子
●全糖,文笔渣,ooc私设都有,欢迎批评
●其实是个系列,又名“一起”

“一起去看夕阳吧。”
史蒂夫轻柔地抚摸着趴在自己身上懒洋洋的鹿仔的蓬松发丝,温暖涨满了他空虚了七十年的心,“听说瓦坎达的夕阳是最美的。”
怀抱里的毛茸茸只是不耐地蠕动了几下,抬起头露出湿漉漉的绿眼睛:“可是有蚊子,昨晚你把我衣服脱了,现在我身上有好多包。”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言论,巴基微微撑起身子,身上的毯子落下。粉红温情的吻痕和鲜艳挺立的小包交错,在白皙的皮肤上尤为明显,而诱惑人的妖精却不自知,只是平淡地诉说自己的烦恼。
真的不自知吗?
“那么巴基,你知道,口水杀菌的吧……”
于是等巴基再次睁眼的时候,史蒂夫用自己茂密的胡须蹭了蹭爱人不设防的脖子,道:“正是夕阳的时候。”


史蒂夫拿出早已备好的药膏,有些强硬地将巴基望向夕阳的脸扳向自己:“巴基,我已经向苏芮要了药膏了,一下就好。”
“啊,你看夕阳多么美好啊。”巴基不死心的小眼神上看下看就是不看史蒂夫,“其实我觉得和以前在布鲁克林看的没两样,都是你陪着我。你就是我的夕阳,从未变过。”
不可否认史蒂夫被这句话勾起了少年往事的回忆,从过去,在现在,到未来,他们都会陪着彼此到世界的尽头。但是,
“巴基——”
“可是这个药膏味道真的好大。”
史蒂夫轻叹,无奈地抹出一指头药膏,抓住巴基的手,在上面画了一个宠溺的心。
感受到手中的手不再抗拒,他抬起头,眼里的情思缠绵,映染了一汪绿潭。史蒂夫轻轻地将自己的手背印在了巴基的手背上,等抬起手来,那上面不是一个心,而是一团药膏糊糊。
史蒂夫:……
巴基忍不住环住史蒂夫的脖子,不是振金做的那只手缓缓上移,插入了史蒂夫的发间,捧起了一手碎光。
“真美啊。”


远处要来看夕阳的特查拉:老年人的浪漫我不懂。

-------------------------------------------------------
以上为两天的量_(:зゝ∠)_